金门,离大陆真近  

    在金门,我最强烈的感觉就是这里和大陆太近了。金门岛西距厦门还不到10公里,而东距台湾岛却有277公里;小金门距离厦门更近,只有6公里。

    一提起金门,人们总会产生一种神秘而陌生的感觉,在两岸紧张对峙的年代,金门成了戒备森严的军事孤岛。但是这种情况在近两年有了改变,先是去年厦门一艘客轮开到金门,两岸亲人得以团聚。近日,两岸“小三通”又迈出一大步。在金门县政府的推动下,金厦定期航班于4月16日上午9时30分正式启动,开创了“小三通”航线的新里程。

    就连台湾人对金门也不是很了解

    实际上,金门可分为大金门和小金门。大金门指的是金门岛,它形似哑铃,横卧在围头湾和厦门湾之间,东西长20公里,南北最宽处也就14公里,面积为132.84平方公里。环岛一周仅74公里,需要个把小时就能转一圈。金门西距厦门还不到10公里,而东距台湾岛却有277公里。小金门指的是散布在金门岛周围的12个小岛中最大的一个,又称烈屿,面积仅14.6平方公里,它距离厦门就更近了,只有6公里。大担岛和二担岛(台湾已改名为大胆岛和二胆岛)也是12个岛屿中比较大的。

    金门名称的由来始于明朝。当时海盗猖獗,官府便在这里筑城设防,因其形势“固若金汤,雄镇海防”,故改名为“金门”。1661年,郑成功就是从这里出发,经澎湖渡海峡收复台湾的。1949年,金门成了海峡两岸军事对峙的前哨,直到1992年11月才被当局解除“戒严状态”,允许台湾本岛居民自由出入。但是,由于金门特殊的地位,大部分台湾人都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到这里,就是去过金门的人很多也是出于无奈,因为他们要在这里服兵役。

    目前,台湾人虽然可以自由去金门,但他们还必须出示一些证件,其中最主要的就是“台胞证”和“金马通行证”。当局对大陆人去金门限制得就更严了,除了一些特殊情况,如考察、从事旅游业等,一般大陆人都不允许到这里。

    金门有“三宝”

    由于工作需要,我有幸踏上了金门这块神秘的土地。这里给我最强烈的感觉,就是和厦门简直太像了:人们说着同样的语言(闽南话),喝着同样的功夫茶,有着一样的风俗习惯,就连传统民居的建筑风格也一模一样。由于金门长期处于一个相对封闭的状态,所以保存下来一些传统民居,这些建筑从宅地的选择、空间的配置,甚至到房屋的一砖一瓦,都基本上沿袭了福建南部地区的特色。难怪台湾学者都认为,“讨论金门的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时,必须将金门放在大陆东南沿海来分析”。

    但是,金门人还是有一些和福建人不太一样的地方,喝酒就是其中之一。有人说,不喝金酒不算到过金门,可见金门的第一宝就是高粱酒。但是由于金门酒的度数实在很高,有58度,所以我们这些大陆人到了这里后,往往浅尝几口后就纷纷皱起眉头来,酒量好的,几杯下肚后也都被撂倒在地;但金门人就完全不同,他们虽然不是“餐餐有金酒”,可一旦喝起来,就毫不含糊。一位当地居民告诉我说:“喝金门高粱酒就是前三杯辣,后三杯麻,再三杯干,第四个三杯甜,最后三杯才叫爽。”这样算下来,要喝满15杯,才能喝出感觉来。

    由于高粱酒比较重,不易携带,所以大陆人到金门后往往不会买酒做纪念,而是买当地的第二宝———“贡糖”。贡糖的名称来源有两种说法,一是认为贡糖在制作过程中,为求细密必须由人工捶打,闽南语将这道程序称为“gong”,音同“贡”而得名;第二种说法认为,此食品是献给皇帝的贡品,因此要称为“贡糖”。晚上我们一行几人在金门街头溜达的时候,看到很多商店都在卖一些包装得十分精美的贡糖,老板很会做生意,一个劲儿地叫我们品尝。大家尝着尝着,都觉得好吃,于是就买了很多。最让我感到稀奇的是,金门人居然能做出蒜味贡糖来,而且味道还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金门的第三宝就是众所周知的菜刀了。这里的菜刀都是用炮弹做的,因此相当锋利,经久耐用。不过由于它属于危险品,所以我们只是看了看,没有买。

    风狮爷是金门形象的标志

    在金门游览时,还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吸引了我的注意力,这就是每个村子里都有很多造型奇特的狮子图腾,或蹲或站,有的怒目而视,有的则含笑逗趣。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?它们又是做什么用的呢?

    原来,这就是金门形象的标志———风狮爷。金门背陆面海,同时又处在季风带上,加之森林破坏比较严重,所以每年9月至翌年3月,常有8级以上的大风,给当地居民的生活带来严重影响。于是,岛上居民就做出了这种图腾,作为自己的辟邪之物。这些风狮爷都是用当地出产的花岗岩雕刻的,随着岁月的流逝,目前仅存53尊,记载着金门的风风雨雨。

    战地坑道里有中央空调

    按照台湾当局的规划,它把附属的14个岛屿分为三类,一类由“海巡署”列管,一类由“国防部”驻军,第三类就是完全开放,金门属于第二种情况。目前,岛上的居民有5.1万人,驻军最多时高达10万人,但是随着金门的逐渐开放,驻军人数也在不断减少,目前有1万人左右,其中一部分就是服役的新兵。听当地的居民介绍说,这些新兵先要经过公开抽签,决定自己将来服役的单位,然后在师部经过3天调整并认识新环境后,才能到分派单位开始军旅生活。在金门的大街上,虽然我随时可以见到一些身穿军服的士兵,但是感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敏感。可以这么说,他们现在和岛上的居民一样,过着平和而宁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解除戒严”后,金门县政府开始管辖岛内政务,并决定在政策定位上走旅游路线,因此不断要求当局拨款,并号召商人投资,但岛上驻军却无形中成为发展旅游业的一大障碍。在金门驻军营房的附近沟堡中,还埋有不少地雷。为警告闲杂人等,也为避免生人误触,大兵们就用汽水罐穿绳做成围篱,一时间成为金门一景。不过,经过多年的军民协调,这一情况目前有了很大改善。很多战场遗址不仅没有妨碍观光旅游,反而成为最有名的景点,如古宁头战场等。

    不过最吸引我的还是战地坑道。在两岸军事对峙时期,台湾当局在金门挖了很多坑道;后来两岸关系缓和,大多数坑道废弃不用了,只有规模比较大的“迎宾馆”和翟山坑道等保留下来,并供游人参观。“迎宾馆”是当年接待贵客的坑道,曾被誉为“地下希尔顿”,据说李光耀就曾下榻在此。这个坑道位于金门最高峰太武山南麓,长320米,面积有6700平方米。目前,坑道内设有30多间客房,并配备了中央空调和闭路系统,进去之后感觉相当舒适。翟山坑道也很大,总长357米,宽约11.5米,高3.5米,可容纳42艘小艇,并设有码头,供登陆小艇停靠。(柏方)

    《环球时报》 2002年04月22日









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: webmaster @ china.org.cn 电话: 86-10-683266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