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岛印象
 

二月,春节刚过,北方的田野里还是一片萧条,来自西伯利亚的阵阵寒风仍然穿透肌骨;然而,乘上飞机经香港辗转到台湾,你立即进入了满目苍翠的南国。

飞机降落在桃园机场已是华灯初上,夜幕中的台北,一片柔和。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或出入灯火通明的SOGO, 或驻足简朴精致的小店;在形形色色的“小菜”馆里,庄重的、平庸的、时髦的、另类的食客一齐站在完全OPEN的食品台前挑挑拣拣,充分享受这百分之百属于个人的美味与时光。

清晨,由太平洋上的气流带来的雨水一阵阵地飘洒下来,在城市与城市之间的道路上形成了浓雾。在凉凉的小风中驱车穿过一个接一个县城或小镇,你便进入了位于台湾中部的埔里。静谧、悠闲,以美酒佳肴著称的埔里是依山傍水的灵秀之地,是身在十丈红尘中日日拼杀的打工族们的梦中家园。

湖光山色的日月潭有点儿像北京的密云水库,但周围的山更绿,房屋的建筑风格也颇别致。从日月潭奔赴阿里山要走一段漫长的山路,汽车忽上忽下,云里雾里,满眼都是由槟榔、椰树、棕榈组成的层层叠叠的浓绿。最后,当山雾由稀薄变成浓密,再厚得夹带水滴,直至伸手不见五指时,你就算真的是“云深不知处”了。在一个阴雨霏霏的下午走进山间的茶室,尽情享受由极品高山茶炮制出来的功夫茶,倾听着老板娘令人愉快的茶叶推销经,确是阿里山印象中惬意而温馨的一章。

夜宿密林之中的阿里山宾馆,为的是第二天清晨打着哈欠,乘林间小火车到山顶上去看云海中的日出。如果你行动快捷,还可以在当天从台中一口气赶到台南,穿过繁华而现代的高雄市,到台湾岛最南端的垦丁去看日落。垦丁海岸的日落,恢弘且委婉,是太平洋上的“落霞与孤骛齐飞”。借着玫瑰色的暮蔼,在海边烧烤或小镇漫步也都是不错的晚间安排。

第二天一早,迎着冬季凛冽的海风登上鹅銮鼻,顷刻间,壮丽的台湾海峡、巴士海峡和太平洋从三面飞入眼底。告别垦丁,驱车北上,你尽可以始终沿着东海岸边的公路前行——左边是陡峭的山岩;右边是无垠的大海……

在冬雨、涛声和转瞬即逝的阳光里,汽车已载你回到北部,暮色中,高楼林立的台北在立交桥的尽头再次升起,这时才倏地意识到,几日之间,你已几乎穿越了整个宝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     
宛棣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       20033


      (感谢薛平、余瑞东、杨威提供精美的图片。)  

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: webmaster@china.org.cn 电话: 86-10-68326688 (2003年4月)